浙江商业银行集合融资平台累计7000多亿元

浙商银行于2014年推出集合融资平台,帮助企业去杠杆化和降低成本。

在5月11日举行的银行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浙江商业银行副行长徐仁炎表示,截至2017年3月底,浙江商业银行已经开发了票据池、出口池、资产池等11000多个集合融资平台,其中票据池55万余元,集合资金5700亿元,累计融资7000多亿元。

企业通过集合融资激活了存款资产,不仅减少了约20%的传统融资,还节省了5亿元的累计利息支出。

所谓集合融资平台(pooled financing platform)是为企业注册一个资产池,在开通相关功能后,企业可以将各种暂时闲置、难以变现或变现成本高的流动资产,如应收票据、信用证、应收账款、金融投资等。随时进入“池”生成相应的融资金额。如果符合信用条件,银行将增加信用额度,企业可以借款、发行银行汇票、发行信用证等。在总额内的任何时间,资金将被实时支付。

徐仁炎表示,集合融资平台的最大优势在于企业可以根据自身实际需求借入和使用信用额度,少用多用,不浪费。同时,通过在线操作,贷款和信用暴露限额可以随时使用或归还,方便快捷,大大减少了企业资本占用和信用暴露的天数,提高了业务效率,实现了“去杠杆化和成本降低”。

他举了一个例子,许多贸易企业从下游制造企业收到许多票据,其中大部分被小银行接受,票据金额小,期限短。不仅检查和管理票据非常复杂,而且大量闲置票据在保险柜中积压,没有充分发挥票据的价值。

另一方面,浙江商业银行的金庸票据池支持企业随时将所有票据质押入池进行融资。提供账单核对、查询、托管、收款等免费服务,解决企业财务人员的工作压力,激活流动资产。

关于集合融资平台与传统融资的区别,浙江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银行部总经理严怀斌解释说,集合中质押资产的担保比传统融资担保方式好得多。

同时,池内质押资产大多是易于变现的流动资产,主要是银行承兑汇票,占池内资产的90%以上。因此,控制文件的合法性和贸易背景的真实性尤为重要。

在准入方面,严怀斌表示,本行对客户交易背景的真实性高度敏感,需要深入调查客户的真实业务情况。它一再拒绝与这些企业合作,因为调查发现它们的贸易背景不真实,或者它们本质上是票贩子。

同时,建立“防空与机械防御相结合”的风险防控体系,构建系统自动监控功能。将指派专门人员跟踪和控制本行资产池的日常业务发生。

一旦发现客户池资产的真实性有疑问,融资行为异常,还款情况异常,将立即降低或冻结客户池额度,以避免可能的风险。

“风险的来源实际上是客户的信用风险。

徐仁炎认为,银行在把握风险的同时,特别注重目标客户的跟踪和选择。一般来说,在营销过程中,他们会强调预选和哪些客户可以做生意,以确保有效的风险预防和控制。

徐仁炎还透露,基于本行集合融资平台的资产支持型证券产品已经设计并获批,下一步将推出400亿规模的企业流动性资产支持型证券。

在当日的发布会上,徐仁艳也回应了A股上市的问题。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徐仁炎也回应了a股上市的问题。

他表示,a股发行提案已于今年3月10日获得董事会批准,有待5月底召开的股东大会审议和银监会、证监会等监管机构的批准。

下一步,虽然很难准确预测正式a股发行上市的时间,但后续资本补充将有序稳定进行,a股+H股上市将尽快实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