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皮:前任主席从他痛苦的经历中吸取了教训。现任主席认为“牛市情结”应该结束吗?

水皮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这两句话看似矛盾,实际却是相互印证了同一个道理,“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作为凡人,很难摆脱认知的局限,身份的局限,角色的局限,换位思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更何况要做到知行合一。

但是,即便如此,证监会前任主席,确切地讲是前前任主席肖钢关于其在2015年股市危机中的反思依然是有价值的,不仅对其本人是如此,对现在的证监会主席也是如此。

肖钢的演讲题目是终结牛市情结——从2015年股市危机中学到了什么。

说实在话,仅凭这个题目,水皮就认为肖钢不容易,当然,水皮也不认为肖钢认识到了问题就可能解决问题,毕竟,牛市情结是上下唯一可能达成共识的地方。

对于政府而言,提高直接融资比例,IPO常规化就是必然,而要保持IPO常规化,必然要追求牛市;对于散户而言,中国股市只能做多才能挣钱,股价只有上涨才能挣钱,只有牛市才能暂时满足大家都挣钱的虚幻,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券商大佬整天鼓吹牛市的原因所在,实在说服不了自己的时候,甚至发明了结构性牛市这种的语术,而结构性牛市的另外一种解释其实不就是结构性熊市吗?但是,谁都愿意听牛市,而不是听熊市,这是人性使然。

所以,肖钢的说法作为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可以的,在实际操作中意义是不大的,其实在2015年股灾发生前制造的那波人为牛市中,肖钢曾经在中央党校的讲课中明确提出了所谓“改革牛”的概念,而作为证监会主席如此大张旗鼓地鼓吹牛市,肖钢还是第一人。

为什么会这样?恐怕正是追求所谓的政绩使然,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也是为什么当时证监会会允许投资者开设二十个账户的原因所在,这种有悖常识的事情之所以发生,而且还在常常发生,深层次的原因绝不是肖钢能够解决的。

中国证监会主席的位置一直被人称为火山口,坐在火山口上的主席日子都不好过。

一方面的原因是证监会面对的是成千上万的投资者,交易又每天都在进行,行情的涨跌牵扯着大家的神经,涨有人欢喜,跌有人痛骂,涨多了有人说闲话,跌多了更有人说坏话;另一方面中国资本市场的定位和发达国家市场又不尽相同,服务于实体经济虽然没有错,但是承担为国企解贫脱困,为民营企业解决融资难的使命多少有些强人所难。

平衡好发展与监管的关系绝非易事,既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既不想停IPO又想要股市创新高,这相当于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无论是价值投资的理念,或是缺乏做空手段,中小股票估值长期偏高,这些都是“牛短熊长”的因而不是果,而人为的干预频繁的救市则固化或强化了这些缺陷,敬畏市场、敬畏专业、敬畏法律、敬畏规律沦为空谈,徒增笑柄,这是功利化资本市场的必然结果。

肖钢是中国证监会有史以来第七位主席,他的前者以及他的后者,包括他本人,都是出身银行,周小川行长是建行出身,尚福林主席是农行出身,郭树清主席是建行出身,肖钢本人是中行出身,接任肖的刘士余主席是农行出身,现任证监会主席的易会满则是工行出身,如果我们承认术业有专攻,那么就知道银行和证券不是一回事,这是其一;四大行虽然也是上市公司,但是监管与被监管不是一回事,这是其二;银行经营讲的是稳健,证券投资赌的是未知,完全不是一回事,这是其三;没吃过猪肉和见过猪跑是一回事吗?当然不是,没吃过就是没吃过,没吃过能说出什么滋味?!没炒过股如何知道割肉之痛犹如切肤?!肖钢今天的反思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的,这个代价有他自己的仕途,更有指数从5178点到2440点的跌幅,还有成千上万投资者血本无归的牺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