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首富已经老了!股价暴跌65%,债务91亿英镑,逾期未还

对云南首富赵宁来说,2019年初是一个艰难的开始:债务危机、股价暴跌、市值缩水、立案调查以及重组失败。祖母绿的第一任股东方金玉陷入多米诺骨牌困境。然而,赵宁本人已经从云南最富有的人变成了老赖,他的旗帜下没有财产。

昨日(1月22日),股价下跌65%,市值蒸发103.8亿股东窒息而死。东方金玉下跌5.10%,股价固定在每股3.91元,为近六年来的新低。

市值仍为52.8亿元。

事实上,2018年1月18日,一年前,东方金玉遭遇了一次闪电崩盘的极限。在停牌近10个月后,该行于2018年11月2日恢复交易,随后直接遭遇7个字的跌停板。今天,它的股价下跌了近65%,市值蒸发了近100亿元。

最新风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末,东方金隅拥有38万名股东,其中7人是前10名优秀股东中的机构。

记者注意到,去年第三季度末出现在东方金隅10大流通股东中的几家信托机构的资金共持有8000多万股。这些信托基金大多在2017年第三季度进入市场,成本约为10元。如果去年第四季度没有卖出,按照目前的收盘价计算,损失将达到60%。

其原因是什么?这与其债务危机密不可分。

事实上,自2018年7月资产管理产品利息逾期披露以来,东方金隅一直深陷债务泥潭,并从此越陷越深。

2018年7月26日,东方金玉发布《债务到期未清偿公告》,称截至2018年7月25日,上市公司及子公司未清偿债务合计9.16亿元。

在随后对上海证券交易所监管函的回复中,东方金玉甚至表示,截至7月26日,东方金玉已向50多家银行和金融机构借款约73.43亿元。

此外,东方金玉还为其子公司、太阳公司等关联企业担保了约36.75亿元人民币。

从那以后,该公司的预期债务增加了。

东方金玉的解释是,公司所在的行业是资本密集型行业,由于国内宏观资本紧缩,部分债务尚未还清。

公司于2018年10月底宣布,截至2018年10月29日,发行人及其子公司到期未偿债务本金总额为21.89亿元,占发行人2017年经审计净资产的67.76%。

2019年1月14日晚,东方金玉宣布公司新增未偿债务16.7亿元。

然而,根据第三季度的数据,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末,东方金玉在网上购买篮球彩票时资产总额为122亿元,负债总额为9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74%。

与此同时,该公司的账面资本不到6000万元,显然无法应付随之而来的债务。

此外,东方金玉计划了一年多的重组也失败了。

此前,为了增强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东方金玉计划通过其指定的下属企业以现金方式收购三项资产,包括金龙房地产100%股权、瑞丽金星玉石珠宝交易所和云南李泰宫珠宝交易所。

然而,2019年1月18日,东方金玉宣布,中国证监会已于1月16日发出《调查通知书》,决定对该公司展开调查,因为该公司涉嫌违反信息披露法律法规。

昨晚(1月22日)东方金玉宣布终止对金龙房地产等资产100%股权的收购计划。

原因有两个,一是公司近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公司有违法强制退市的风险;二是公司现阶段情况不具备继续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条件。有两个原因。首先,该公司最近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该公司面临非法强制退市的风险。第二,现阶段公司不具备继续规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条件。

96亿颗祖母绿变成救命的草?从东方金玉的上述债务情况可以看出,东方金玉主要是在2016年和2017年借款的。

为什么?据数据显示,东方金玉近年来花了很多钱购买翡翠原石。

根据2017年财务报告,仅2017年,东方金玉就购买了338块原石,总金额为25.94亿元。

2004-2017年,共购买原石809块,账面价值45.58亿元。

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中,东方金玉总资产为122.33亿元,其中存货价值为96.39亿元,大部分为翡翠原石。

对此,东方金玉解释说,翡翠原料作为稀缺的矿产资源,正面临资源减少、需求增加的局面。

尤其是中高档翡翠原料,近年来产量日益下降,价格飙升,需求更加明显。

2006年至2017年,东方金玉销售翡翠原石58块,销售额5.86亿元,成本1.95亿元,毛利率70%。

因此,在债务压力下,许多投资者寄希望于东方金玉持有的96亿元库存。

不过,也有人表示,在经济低迷的背景下,价值96亿美元的翡翠原石能否偿还债务仍不得而知。

赌石大王的首富之旅是一把生死刀。在翡翠原石交易环节,赌石玩家对此很熟悉。

早些时候,东方金玉的董事赵兴龙、赵宁和他的儿子因经营玉器和赌石而成为云南首富。他们为外界所熟知。

20世纪50年代,赵兴龙出生于邳州市河沟镇小河村(现新沂市)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

20世纪80年代,30岁左右的赵兴龙开始接触翡翠原石行业,并从中致富。

我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看石头上。我对石头的狂热程度无人能理解。我只需要看石头就可以避免吃3天3夜。

赵兴隆在接受采访时说。

正是出于这种痴迷,一代农民孩子最终成为赌石之王。据说他处理赌石的准确率达到了80%以上。

多年后,赵兴龙的头衔已经包括中国珠宝玉石行业协会副主席、工商联合会珠宝制造商协会副主席、中国第一批认证珠宝评估师和翡翠原石评估师。

2003年,赵兴隆创办了云南兴隆实业;2004年,云南兴隆实业有限公司通过资产转换借壳上市。2006年,更多优先股正式更名为东方金隅。

2007年,赵兴龙一家以27亿元的财富位居胡润富豪榜榜首。

赵兴龙于2016年将公司董事长移交给他的儿子赵宁。

2017年,赵宁家族以70亿元的财富成为云南首富。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资源稀缺和投机是导致价格上涨的因素。

赵兴龙和他的儿子带领东方金玉成为翡翠的第一个成员,无疑是这场赌博中最大的赢家。

首富的名字没有财产,被列为老莱。然而,一刀贫穷,一刀富有。疯狂销售,疯狂购买,疯狂等待。

赌石行业总是在挑战人们的心,以前的赢家可能因此失去一切。

2018年12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执行判决,经调查,被执行人云南兴隆实业有限公司、赵兴隆、王晏婴、赵宁的银行账户无存款、无机动车登记信息、无财产可供执行。

该案件于2018年7月31日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申请人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强制执行目标为6.71亿元。

作为最后手段,2018年8月9日,法院下令查封云南兴隆实业有限公司持有的中信银行北京首都大厦支行保管箱H80006和H80002中的玉石,同年8月16日,他们等待冻结被执行人云南兴隆实业有限公司持有的东方金玉有限公司6.72亿股股份。

此外,根据中国高管信息披露网的信息,东方金玉的实际控制人赵宁被列为被执行人14次,违反承诺一次的被执行人。

今年1月,在东方金玉与长沙银行广东分行金融贷款合同纠纷案中,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做出了限制东方金玉及其实际控制人赵宁消费的判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