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还了钱”!百度外卖代理北京静坐,投资亏损300万

继魏泽西和莆田部门之后,百度因为对外卖代理的持续维权而走在了舆论的前列。

7月中旬,来自全国各地的近100名百度外卖代理包围了百度北京总部。他们喊出了李彦宏还钱的口号,并要求百度赔偿损失。

自2017年8月24日以来,百度收购被饿瑶收购,百度收购市场份额一直在下降,许多地区代理商在前一时期失去了巨额投资。

8月9日下午,在江山,百度的快递代理仍然拒绝在北京谢尔基地铁站附近的百度大厦前离开。代理人马东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已经在百度面前坐了20多天了。在我们挽回损失之前,我们不会放弃。

这是一场巨大的赌博,他们赌的是这样一家大公司值得信任。

马东任职时间不长。自去年6月起,他成为百度在山东收购的县级代理商。

他对外卖市场持乐观态度,认为与百度合作的前景是光明的。

他不知道的是,不到两个月,百度就宣布收购和饥饿合并,谈判和交付甚至正在进行。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百度明确AI为发展重心后,对分支业务进行了重新梳理,百度外卖一直在寻找买家。

2017年8月21日,《财经》杂志披露了百度外卖食品的交易细节:百度外卖食品售价5亿美元,百度打包进口资源流向饥民,定价3亿美元,总购买价格8亿美元。

百度外卖曾经在市场上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它分为三个部分:饥饿面条和美团。

在这些代理商眼中,百度的拿下江山是被百度和代理商击落的。

事实上,在百度外卖的整体运营中,代理商一直扮演着带头的角色。

代理人表示,他们成立的公司更像是由百度整体管理的分公司,独立运营时提供系统服务和部分财务支持,但没有实名。

百度对每次外卖交易收取商家佣金和送货费的5%至20%,其他收入归代理商所有。

地区代理商需要承担自己在人力(包括骑士工资)、营销、办公空间租金等方面的费用。

百度外卖对进入不同地区和不同时间的代理商有不同的管理政策。

周公梦到了彩票号码,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许多合作协议显示,总体而言,百度收购在早期为代理商提供了大量的支持政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努力不断萎缩,最终甚至试图从代理商身上抽血。

后期签订的合同显示,代理人在签订合同后必须支付10万元的质量保证金和40万元的运营保证金。

其中,质量保证将在协议到期时返还。

营业利润率取决于代理商在营销材料分配和补贴方面的投资,也就是说,代理商只有投资营销才能收回自己支付的相应利润率。

这样的政策让代理商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前进。

7月18日,百度回应称,由于百度收购伙伴的长期辛勤工作,百度集团是百度收购投资者之一,不参与日常运营。相关本土合作伙伴与百度收购之间的代理关系和具体运营策略与百度集团没有直接关系,并表示一些代理人没有法律依据要求分享百度收购和饿面条合并后股权转让的对价。

成为经纪人后,领跑者马东在一个月内召集了一个30到40人的团队,仅每月的劳动力成本就超过10万元。

在市场发展的早期,它在吸引商家进入、营销材料生产、广告投资等方面也承担了巨大的费用。

基于对百度品牌的信任和对市场的乐观,他已经为早期的亏损做好了准备。

然而,没过多久,马东就进了办公室,事故发生得很快。

几个月后,百度外卖被饿瑶收购,百度外卖代理可获得的总部支持开始萎缩,逐渐失去对抗饿瑶的能力。

据马东介绍,去年9月,当红磡公司创始人张徐浩和百度收购首席执行官龚振兵宣布收购百度后,在北京举行了一次代理会议,他们鼓舞了士气,表达了共同做大做强的愿望。

在他的公开信中,张徐浩将此次合并描述为强大的力量与蓝剑和红剑的结合,并表示他将同等对待百度的外卖代理和饥民。

今年3月,龚振兵离开百度,加入伊织担任首席执行官。创始团队成员几乎都走了空。

7月29日,面对代理商的质疑,龚振兵在一个代理商交流小组中回应说,商业行为有自己的商业行为规则,兄弟朋友又在江湖上相遇了!钱可以再赚一次,良心是破碎的。

然后他们退出了这个团体。

饥饿的人们可能只会看中百度在外卖方面的市场份额。

马东表示,在合并宣布几个月后,发生了一起转移事件。

在百度外卖商户端,你可以通过一键导入进入饥饿面条平台。

尽管代理人集体抗议,事件已经发生。百度外卖取消功能后,这一事件终于消失了。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微信聊天截图显示,百度收购称之为合并过程中的一个错误。

此外,百度外卖食品提供的减少新用户和全额补贴等推广政策支持一度全部下架,给代理商带来麻烦。

马东说:百度在出售自己之前的几个月里一直在积极招募更多的代理商。他只想做市场数据,提高估值,圈出代理商的钱。

今年春节后,马东解雇了所有员工。

据他说,总损失达120万元,这是他多年的积蓄。

5月3日,马东正式要求返还8万元质量保证金,但至今仍未返还。

据介绍,不少代理商也拖欠存款。

河北省另一家市级代理商木子也认为百度在被收购前的最终扩张不合逻辑。

她表示,2017年上半年,百度还制定了几项强有力的补贴政策,从2017年上半年的20%下调了15%,全市0元人民币免交送货费。

这样的政策给代理商造成了巨大损失。当时,每份订单的平均损失约为10元,这尤其残酷。

据代理人说,代理人承担了百度收购全部和减少补贴的最重要部分,百度收购只提供一定的支持。

代理商们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即在将自己卖给竞争对手之前,他们仍在积极开拓市场。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高级律师刘小兵认为,就《公司法》而言,并购活动产生的信息披露义务相对较高。百度外卖已经与代理商签订了合作协议,双方有义务将可能影响合作的事项及时通知对方。

百度外卖和饿面条的合并将影响双方的合作,也将影响合作伙伴代理人的利益。百度绝对有义务披露信息。

与马东不同,2016年年中成为代理商的木子仍在运营。

早期,百度收购有严格的管理政策,并制定了一系列关键绩效指标评估政策。未能在3个月内取得成果将取消该机构的资格。

然而,从今年开始,一些地区甚至无人照管。

木子的合同即将到期。她已投资近300万元,遭受重大损失。

据最新消息,8月8日,一些代理人向北京海淀法院提起诉讼,目前仍在等待是否受理的回复。

我们也在联系美国的律师,同时计划在美国起诉。

木子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