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忠:中国应该允许高风险信托产品违约

经济学家谢国忠评论说,危机是不可避免的,救援只能在短期内推迟它的发生。

在中国新年前夕,曾面临违约的中承30亿英镑矿产信托基金最终获得了严格的支付。然而,违约的阴云并没有消散。最近,另一个10亿元的纪信矿产项目已经发出了截止日期后不付款的通知。

经济学家谢国忠在《南华早报》上评论说,事实上危机是不可避免的,对市场的拯救只能在短期内推迟。

自2008年以来,投资于投机性资产的资金数额太大,政府无法每次都拯救市场。

如果政府坚持如此,则只有印钞才能提供足够融资,这将导致高通胀及货币贬值。如果政府坚持这一点,只有印刷货币才能提供足够的融资,这将导致高通胀和货币贬值。

他认为,中国应该允许高风险信托产品违约。

具体原因如下:第一,系统性危机本身并不存在。

投资者在高利率产品上花了大量的钱,他们应该知道这是有风险的,否则利息不会这么高。

由于最低投资额很大,可以想象这些投资者也很富有。

当他们遭受损失时,他们不太可能上街闹事。

其次,如果破产摧毁了投资者拯救市场的希望,他们可能不会申请扩大融资以购买其他产品,这可能导致更多的破产。

这不是真正的系统性风险。

即使更多信托产品违约,那又如何?无论如何,这些信托产品迟早会违约。

用纳税人的钱推迟一个不可避免的事件有什么意义?第三,即使整个信托业破产,对经济的真正影响也非常有限。

一些信托产品支持的稳健项目应该会找到新的资金来源,而不稳健的项目将会停止。

国内生产总值将受到影响,但这是一个好消息,意味着减少资金浪费。

浪费开支来增加国内生产总值是不好的。

自2008年以来,中国已经看到太多这样的案例。

最重要的是,中国没有失业问题。

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正在减少。

由于劳动力市场紧张,体力劳动者的工资迅速上涨,货币增长过快,导致通货膨胀。

认为中国经济必须快速增长以避免就业危机的观点只是泡沫经济的借口。

对于最近一再发生的信任危机事件,谢国忠认为,银行应该对这类产品的违约承担一定的责任,但投资者应该承担最大的责任。

他们购买这些产品,并相信如果这些产品表现不好,银行将拯救市场。

但是银行如何保证这些产品的两位数利率呢?不存在高利率零风险的金融产品。

他认为,除非这些投资者遭受损失,否则中国的金融体系将无法正常运转。

当每个人都投资时,他们认为如果出了问题,政府肯定会拯救市场,这样资金就会流向提供最高利息的高风险借款人。

谢国忠之前也发表过文章,认为软着陆通常不是好方法,而硬着陆可能会带来更好的结局和更快的过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