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戎的生育斗争:亲属关系背后的难题

长期以来,中国家族企业一直面临着难以继承的大问题。

第一代人的死亡和第二代人对家庭财产的争夺往往是家庭衰落的最大诱因。

近年来,在全球华人圈子里,关于名门传承的争议频频发生。

最近关于张荣发家族在台湾的“大房子和第二房子”的财产纠纷是最新的案例。

对中国大陆的许多人来说,张荣发可能是一个奇怪的名字。

但是在台湾和东南亚,张荣发很有名。

作为航空空和海运大亨,常青航运是世界上最大的航运公司之一,集团总资产最高可达新台币4000多亿元。

张荣发本人一生也被称为“船王”,是台湾十大富豪之一。

被誉为台湾“管理之神”的王永青在去世三年后,一直面临着台塑集团的生产纠纷。

像福尔摩沙塑料集团一样,常青集团的成功故事跟随着台湾的经济奇迹。

然而,没人预料到随着其领导人张荣发的去世,伊娃集团和福摩萨塑料公司都上演了一场真正的“接班人风暴”。

1.引发财产纠纷:在猴年春节前夕,台湾常青集团总裁兼创始人张荣发不幸去世。

他留下了价值536亿新台币(新台币105亿元)的巨额资产,包括存款、股票和房地产。

张荣发娶了两个妻子,一个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另一个只有一个儿子。

面对如此巨大的资产,两栋房子里的女人都暴露在雨露中是合理的。

不幸的是,在遗嘱中,张老板把他所有的遗产留给了他唯一的儿子张国威,他没有给他的儿子和女儿一分钱,并任命他唯一的儿子张国威在他死后成为伊娃集团的总裁。

这份遗嘱当然非常古怪。

可以说,从家庭和一切的角度来看,两院的女性应该理性地谈判,友好地解决问题。

然而,碰巧第二任妻子张国威脾气暴躁,未经大太太同意就轻率地向公众透露了自己的意愿,并冲到了伊娃集团总部的顶层。

当历史上最古怪的意愿被揭露时,台湾内外都一片哗然。

虽然清正廉明的官员很难处理家庭事务,但遗嘱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儿子,完全忽略了其他孩子的感受。这种偏好实际上会给他们喜欢的儿子带来更多麻烦。

除非张的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好到足以超越现实利益;或者第二个房子很坚固,大房子的女人很虚弱;否则,分手和上法庭是不可避免的。

此外,很长一段时间,张家的大房子和他的第二栋房子都不太和谐。

“当这份报告出来时,我母亲的第一反应是老年人太不公平了,她的第二反应是第二个房子有利,普通儿子受益,她的第三反应是“有竞争”。”

“事件发生时,新加坡联合早报的一名记者写道。

2.为财产和进攻防御而战:第二宫没有耐心,主宫冷酷无情。张荣发的遗嘱写于2014年12月16日。

遗嘱强调,三位副总裁“应该给四儿子张国威更多的指导”和“所有副总裁应该共同努力,使四儿子张国威能够顺利地成为集团总裁,同时也给孙辈的管理能力更多的指导”。与此同时,它还表达了“希望所有的儿孙能够和睦相处,互相照顾”。

然而,鉴于只有一个人的家庭财产,很难说服公众。怎么可能让孩子们和平共处呢?2月18日,在张国威宣布从现在开始接任总统后,大房子的哥哥张国华等人立即发表声明。

声明称,张荣发的确立下遗嘱任命张国威为总统,但其他继承人仍在谈判中。

希望公司按照公司治理原则运作,确保集团持续经营,并在相关程序完成后向公众解释。

目前,戴芳的长子张国华是常青航运和常青国际的董事。

从长荣集团公司的股权来看,长荣国际作为长荣海运和长荣航空的控股公司,有三个儿子作为主要股东。而张国威主要是张荣发基金会和张荣发慈善基金会的董事。

因此,方大的三个儿子持有的股份比张国威多,实际上控制了海洋空。

因此,大方的声明强调了公司治理的原则。

此后,大房子里的多数人拥有的女人很快推出了一系列快速、准确和无情的动作。

最强有力的举措是解散和解除集团管理总部,并解除张国威管理总部总裁的职务。

关于一天内更换张国威的程序是否太粗糙,长荣集团资深部长林宝水在长荣航空空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所有程序均由董事会依法执行,均符合法律程序。

他强调:“在当前有争议的情况下,公司的回归应该由职业经理人来领导。我认为这对公司治理有好处。

“3。法律战争:遗产的分配,四种可能性?常戎集团的生产纠纷已经成为一场法律战争。

第二宫有遗嘱,所以继承资产并有意识地接管公司是很自然的。然而,长期以来,白宫女性一直持有常戎集团的股份,通过驱动力罢免董事是合理合法的。

因此,这场关于制作的争论就像一部电视剧,情节相当有趣。

台湾的一名高级法官表示,有四种方式来分配张艺谋的遗产。

首先,只有张国威。

如果每个家庭的妇女都不反对张荣发的意愿并自愿放弃继承权,张国威可以独自承担,但目前不太可能。

第二,六个继任者各有六分之一。

如果一个有着长房子的女人不满意她的遗嘱并且质疑她的遗嘱的合法性,她可以提起继承诉讼,六个继承人可以各自获得遗产的六分之一。

第三,张国威继承了7/12的特殊分数。

如果遗嘱合法有效,仍然可以获得民法规定的“特别分配”。

也就是含二房在内,六个继承人有权取得原来1/6遗产中的1/2;张国炜只能继承遗产7/12,剩下5名继承人(含二房)依法可得1/12遗产。也就是说,包括第二所房子在内,这六个继承人有权获得原1/6遗产的1/2。张国威只能继承7/12的遗产,其余5名继承人(包括第二所房子)可以依法获得1/12的遗产。

第四,房利美和房地美主张分配夫妻剩余财产的权利。

房利美和房地美有权主张夫妻剩余财产的分配,并可以依法首先获得一部分财产。她还声称,她拥有剩余遗产的1/6 “遗产”或至少1/12 “特别遗产”,剩余遗产将由其他5名继承人分享。

毕竟,法官的分析只是遗产的合法分配。

面对现实中长房子的侵略性,张国威曾经说过:“休息一下,好好休养。将来,他们可能会从事制造或购买一架小型飞机来驾驶。如果他们愿意,他们都会给。”

“但这些话不能当真,否则房利美和房地美不会急于公布他们的遗嘱。

张军和昆军之间的战斗如何结束还有待观察。

活着的人会喜欢废纸吗?作为台湾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精明的张荣发应该清楚地知道,如果家庭子女之间的一碗水不通畅,一旦他去世,家庭生产纠纷将不可避免。

为什么许多中国大家庭不善于处理财富和亲属关系?从张氏家族的劳动斗争中吸取了什么教训?家庭纽带需要管理。

家族血缘关系是张氏家族生产战争的主要原因之一。

张某的大房子于2013年去世,第二栋房子于2014年被修复,这直接导致了大房子的女人和张荣发的疏远。

近年来,张荣发对第二宫事务的处理引起了大房子里孩子们的嫉妒和厌恶。

在外界看来,这实在是不够深思熟虑。

今年2月18日,张荣发死后不久,张国威公开了他的遗嘱。

从客观的角度来看,这有点草率。

面对儿子的股权优势,张国威迫切需要照顾好自己的股份和头寸,所以他轻率地宣布了自己的意愿。

总之,家庭为生育而斗争与原因和结果有关。至于其他家庭差距和矛盾,我们不知道。

但是需要明确的是亲属关系的重要性。

家庭情感是需要管理的,包括家庭成员的教育和家庭母亲所扮演的角色,所有这些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清晰的家庭事务和家庭之间透明的沟通可以完全减少生产战争的发生。

问:张氏家族有没有可能未雨绸缪,提前避免这种情况?a可以提前安排。

2014年,张荣发已经很老了,重要的事情仍然在他自己的掌控之中。

如果他喜欢张国威,他早就应该当总统了,这样才能完全避免今天的生产战争。

问:常戎集团此次生产竞争的核心实际上是对经营权的竞争。事实上,张荣发在去世前就已经分配了该集团的股份。

从家族财产继承和公司治理的角度来看,张氏家族的财产冲突的焦点在哪里?公平太分散了,这是导致这场战争的致命现象。

在早期阶段,张荣发打算通过股权分享来传承家族企业。

然而,它适得其反。股票过度分散的直接后果是戴方的长子张国华去除掉持有大量股票的其他股东。

然后,作为股东控制董事会,重组或重组空管理层。

问:两人都是中国的台湾巨头。张荣发家族和王永青家族的财产战争有什么不同?我们能从其他中国家庭学到什么?最大的区别是:(1)所有权控制的程度。

相对而言,王永青家族的财产并不分散。

王永青建立了一个公共信托基金。所有国内和海外财产都交付给信托机构,信托机构不是留给儿童,而是留给公众。

因为王永青的想法是,台塑的资产只要进入信托,就不会有问题。

如果给孩子太多钱,会伤害他们。

目前,王永青家族的股权由信托控制。他们不能出售它,所以他们不会“三代富”。

(2)遗嘱认证。

与张荣发不同的是,尽管王永青没有在他面前留下遗嘱,但早在10多年前,他就已经制定了一项公共信托计划,对他身后的巨大遗产实施“无形控制”。

因此,虽然王永青的孩子继承了大量的资产,并且在争夺财产方面存在矛盾,但这些资产只是王永青所有产业的一小部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