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长霖纪念仪式庄严肃穆

前伯克利总统张田琳因病去世后,他的家人本周末在旧金山附近的圣马特奥县殡仪馆举行了半公开追悼会。

在庄严的管风琴音乐中,许多亲朋好友纷纷向田长霖鞠躬,成为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田长霖的遗孀刘迪华夫人在大儿子田志南的陪同下,留在棺材旁,忍住眼泪。许多哀悼者也红着眼睛,场面很悲伤。

在纪念馆,田长霖的棺材半开着,供亲朋好友参观。

田长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他的头发有点白,但他的脸很和蔼。

张-田琳生前以伯克利为荣,伯克利加州熊学校的徽章在他的办公室随处可见。因此,他的家人特别在他的胸前戴上了伯克利运动帽,伴随着校长的出现,伴随着伯克利精神。

田长霖与妻子刘迪华夫人关系密切。田长霖在事业的巅峰时期宣布辞去校长职务。原因之一是他想花更多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

在今天的告别仪式上,田太太还在田长霖的棺材里放了许多红玫瑰,表达了她对丈夫和妻子的深深爱。

海外华人当选议员孙国华也在这两天离开立法院,作为田长霖的学生参加家庭祭祀。

孙国华一看到老师的尸体,就哭了,鞠躬。

他说,虽然他的年龄与张田琳相差不大,但张田琳很照顾他,在他担任指导教授期间,他在学术领域取得了一些突破。

他认为田长霖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教育家和社会领袖,他的贡献超过了海峡两岸的时间限制空。

硅谷科技界领袖﹐包括汉鼎亚太创投集团董事长徐大麟、宏道科技执行长陈丕宏、橡木科技执行长藏大化等人也都亲自到场﹐表达哀思。硅谷的技术领袖们,包括汉德亚太风险投资集团董事长徐大麟、宏道科技CEO陈丕宏、奥克伍德科技CEO希达亚玛也亲自出席了会议,表达了他们的悲痛。

徐大麟说:田长霖在学术、管理和公民权利参与方面成绩突出。

田长霖的成就是许多人一生都无法企及的。因此,田长霖是中国人的骄傲。

纪念馆没有正式仪式。大厅里的鲜花和小提琴的持续演奏使气氛庄严肃穆。

国民党主席连战、人民民主党主席宋楚瑜、中央研究院院长李远哲、立法院院长王金平、姚佳雯、驻美代表程任剑和旧金山经书办公室主任李士明都敬献花圈表示哀悼。

中国大陆的政府官员,包括中国工程院院长许匡迪、教育部部长陈至立和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任郭东坡,也发来唁电哀悼伯克利前校长田长霖的逝世。

田长霖去世前是中国工程学院的外籍院士,所以许匡迪院长在吊唁信中说:“田长霖是国际传热领域的权威学者。他热爱祖国,长期以来经常回到中国积极参加学术活动。他促进了中美之间以及中国与国际彩票大师17056之间的科技交流与合作,为中国的科技和教育进步做出了突出贡献。

自从张田琳去世后,《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洛杉矶时报》都非常尊重张田琳。

旧金山的主要中英文报纸,包括《旧金山纪事报》、《圣何塞水星报》、《世界日报》和《星岛日报》,都投入了更多的篇幅来回顾田长霖的成就。

发表评论